APP访问

下载APP

关闭

历史上有哪些“蠢到让人窒息”的神操作?

作者:张嵚
2020-07-03 15:37:12

作者:我方团队 张嵚

读历史,常说要“以史为鉴”。但比起那些今天被人“炖了千百遍鸡汤”的各类“历史智慧典故”来,更值得现代人回味思考的,却应当是煌煌史册上的一些“蠢事”。

比如下面这几桩,真实却“蠢到让人窒息”的神操作,足以让后世的读者们,在哭笑不得之后收获充满价值的体会。甚至,看懂相关王朝的兴衰真相。

“神操作”一、郭劝充好人

1038年,大宋“西平王”兼辽国“西夏王”元昊腰杆子正壮,已经占有了夏州、盐州、灵州、会州、沙州、肃州等十多个州,坐拥河西走廊与河套草原两大战略要地。这位野心勃勃的枭雄也憋起了坏,决心趁此机会扯旗自立,彻底摆脱“大宋藩臣”的角色。

可这决心,当时真难下,就连元昊身边的臂膀们,都不是铁板一块。好些人过惯了受大宋赏赐的舒服日子,早就不想再惹事。大将山遇惟亮就是其中一位,这位执掌元昊“左右厢军”,出名位高权重的悍将,为这事终于跟元昊撕破了脸。眼看元昊杀机毕露,山遇惟亮也干脆把心一横:此处不留爷,爷去投大宋。带着全家二十多口人撒腿就跑,终于如愿摆脱元昊追击,投到了北宋延州知州郭劝处。

对于守土有责的郭劝大人来说,事情发展到这儿,那真是天上掉下个大馅饼。山遇惟亮何许人?那是为“西平王”征战了一辈子的老将,元昊的军队里到处有他“老部下”,西北的山川地理军事部署,元昊的虚虚实实,全在他脑袋里装着。只要大宋能用好这“大宝贝”,就牢牢捏住了枭雄元昊的底牌。甚至还能趁热打铁,一举剪除这个西北大患。开创“不世之功”的大好机会,就这样“白送”到郭劝大人手里。

可问题是,郭大人不是这么想。

话说这位郭劝,可是北宋仁宗年间出名的“大好人”,此人常年为官清廉,做人也标榜刚直不阿,动不动就怼得皇帝没话说。这么个又清廉又轴的人,偏偏还自诩胸有百万雄兵,动不动就指点江山,放在北宋“重文轻武”的年月,自然也就扶摇直上,一屁股坐在“延州知州”的要职上。但身为守土有责的封疆大吏,郭劝的思路,却比职业军人们清奇得多:立什么不世之功?哥还是要做好人。

在郭劝看来,元昊家再怎么闹,也是他家自家的事儿(山遇惟亮是元昊的叔叔),什么不世之功什么国防安全,郭劝大人别看手握重兵,这些事懂都不懂,就知道清官难断家务事,做个好人算啦。然后瞠目结舌的一幕发生了:心向大宋的山遇惟亮全家,竟被郭劝全须全尾的礼送回了元昊。后果也可以想:山遇惟亮全家二十多口人,全被元昊绑树上活活用箭射死,成了西夏“开国”前夜,一场触目惊心的血案。

但这“神操作”的严重后果,可比一场血案大得多:有了山遇惟亮全家“现身说法”,元昊的部下们哪能还有别的想法?死心塌地跟着元昊干吧。大宋王朝的虚弱,更叫元昊看了个满眼。果然是年元昊高调“扯旗建国”,满头蒙圈的大宋,随后被打了个满脸花,最后还是“岁币换和平”了事。高调崛起的西夏,也从此成了宋王朝的国防大患,活活消耗了北宋百年国力,一切,都是郭劝这“神操作”惹祸。

当然,郭劝大人也许不觉得自己是错:我身为一介读书人,凡事当然要做个好人。可问题是,这么一个脑子里没半点“专业国防认识”的好人,竟放到了关乎国防安全的“延州知州”岗位上,办下了如此蠢事。这“重文轻武”的蠢制度,才是大宋在一次次“蠢操作里”,活活“蠢死”的病因。

“神操作”二、万历种水稻

自从明成祖迁都北京后,明朝的历代皇帝虽说懒虫不少,但有件事,却是摊上哪位都急抓狂:北京缺粮食。要知道,迁都北京后,“天子戍边”的明王朝,既要供养大批边军,也要养活各级衙门里的文武百官。北京城的“体积”也不停膨胀,明朝建国时北京只有一万四千人,嘉靖年间时“常住人口”就突破一百万。粮食供应的压力,想想就知道有多大。

所以,为了喂饱北京城,大明漕运成了头等大事,江南粮食的征收负担,也是一代比一代重。但即使这样,北京城的粮仓,也常见“见底”的时候。比如明穆宗刚登基时,太仓竟只剩下了三个月的粮食。